講文明樹新風
首頁 新聞 河南

央媒看河南 |老韓的解憂雜貨鋪亮在百姓心中

2021-02-19 09:37 來源:人民政協報 責任編輯:劉銀霞
發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訂閱《駐馬店手機報》,每天1毛錢,無GPRS流量費。

摘要:5米的深溝,老韓梗著脖子,硬是把電動車拽上來了。真希望全市每個村鎮都有‘老韓’,給老百姓調解更多衷腸事?!边@么難處理的案子都能化解,有人忍不住問老韓有什么秘訣,老韓總結說:“幫人幫心,治病治根,還要有三心,就是工作要有熱心,幫人要有誠心,辦事更要有真心?!?/p>

編者按

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政協工作會議上指出“強化委員責任擔當”,對新時代政協委員提出新要求。全國政協近日出臺《關于強化政協委員責任擔當的意見》,為強化委員責任擔當指明方向、明確路徑。如何干出新時代政協委員的新樣子?從今天起,本報陸續推出政協委員典型報道,亮出政協委員為國履職、為民盡責,把事業放在心上,把責任扛在肩上,用情用心用功履職的優異答卷。

縣集而郡,郡集而天下,郡縣治天下無不治。

政協委員要掌握聯系服務群眾方法,深入界別群眾聽取意見建議、反映愿望訴求、解疑釋惑、理順情緒、化解矛盾、促進和諧。

——題記

隆冬臘月,萬木蕭瑟,一眼望不到邊的麥田是中原大地最生動的表情。

晚上6點不到,天就已經黑魆魆了。電動車散著微微亮光,馱著忙了一天的老韓回家。

“怪冷嘞!”老韓說著便坐到飯桌旁,哧溜著喝了一碗冒著熱氣的疙瘩湯,身子頓時暖和起來??纯磿r間,快到點了,老韓趕忙打開電視。

6點半的河南新聞聯播,7點整的央視新聞聯播,是老韓每天晚上雷打不動的時事學習時間。

“拿瓶醋”“來包煙”……老韓邊看電視,邊照看著小賣鋪的營生。這是一間不到20平方米的小雜貨鋪,墻上貼著泛黃的舊報紙,漆皮剝落的隔板上放著一些零碎物,多是油鹽醬醋等生活必需品,種類不多,價格公道。

雜貨鋪一角,擺著一張單人床。天氣預報播完,老韓關上了電視,和衣躺在床上,頭枕著雙手凝視著床頭墻上的毛主席像,白天發生的事、遇到的人、說過的話,過電影般又捋了一遍,一樁樁、一件件……

  “他不還錢,我來還”

“調解春德松賴著不還錢,韓付志本人把錢還……”2020年6月一個炎熱的上午,漯河市郾城區新店鎮政府門口,敲鑼打鼓,喊聲不斷,熱鬧的氣氛跟當下氣溫一樣高漲。

看熱鬧的群眾也不少,“咦,老韓出啥事兒了?”大家心里打了一個問號。

新店鎮方圓十里八鄉,每天走街串巷的韓付志幾乎無人不知、無人不曉。

韓付志今年七十有三,臉上多了褶,鬢間添了霜,身形胖胖,笑聲朗朗,大家都昵稱他一聲“老韓”。

“他來了,他來了!”騎著電動車辦事回來的韓付志剛一出現,就被圍了起來,“還錢”“還錢”……七嘴八舌地吵嚷,把老韓推到了風暴中心。老韓一時有點“懵圈”,擦了擦額頭的汗,抬高音量試圖蓋住嘈雜聲,“鄉親們,我這兩天已經跑好幾趟了,再給我幾天時間,中不中?”

鄉親們的情緒并沒有得到安撫,“錢要不回來咋辦?”

“你們有我寫的保證書,實在不行這26萬元我掏了,請大家再相信我老韓一次!”韓付志拍著胸脯表態。

人群散了。說得口干舌燥的老韓,來不及進屋喝口水,便騎車直奔春德松家。

從鎮政府到春德松家,只有5華里的路,老韓百感交集,胸口仿佛被巨石壓著,堵得慌……

3天前,也是在鎮政府門口,堯河廟村村民來討要說法。起因是,2019年6月,40多戶村民將自家的小麥賣給了本村從事糧食收購的張振民,同年12月,張振民又賣給了經營農業合作社的春德松,共30多萬斤小麥,每斤價格1.18元。

30多萬元的糧食款張振民只要回來5萬元和一張春德松寫下的承諾:2020年6月1日之前還完欠款,否則就拿地里的麥子抵賬。春德松流轉有200多畝地,村民們相中了地里的小麥,同意等麥收時割麥抵賬。

轉眼到了2020年6月,沒見糧款的村民們攥著鐮刀、開著“四輪”來割麥。哪承想,“老賴”春德松把“一個閨女許了兩個婆家”,早已將土地轉租給了種子公司,金燦燦的小麥變成了種子公司的麥種。

“你割麥,我報警;我割麥,你報警。”要錢的村民跟種子公司代表在田間地頭爭得急赤白臉,派出所出警好幾次,都調解無果。

“找政府要說法去!”大家急紅了眼,火急火燎聚集到了鎮政府。

此刻,鎮黨委書記李江峰更是心急如焚:全鎮其他地方的麥子都“顆粒歸倉了”,只剩下春德松這200多畝地糧食還沒收。

6月的天,娃娃的臉,說變就變。幾十萬斤小麥躺在地里,多耽擱一天,就多一分風險。

樹上的知了吱吱叫個不停,似乎也跟著著急。

“韓委員,你趕緊招呼著把這個事兒調解處理一下,中不中?”李江峰把韓付志叫到跟前,以商量的口吻把“煩心事”托付給了老韓。

就這樣,“主事人”老韓被大家推搡著進屋,擠進了“政協委員韓付志工作室”。

這間辦公室位于鎮政府大樓東側,三面白墻,獨獨朝向樓門的那面是個大落地窗,一張2米長的桌子抵窗而放。一年365天,老韓每天都坐在這里,用“天眼”精準識別每個在院里踱步的群眾,哪個真有事來反映問題,老韓第一時間就能迎上去問個究竟。

“群眾利益無小事,能調解的就盡量調解,不能把事情推給鎮上。”老韓調解的原則是:不嫌費事,不怕麻煩,不上交矛盾。“區政協設這個委員工作室就是讓我為群眾辦事、幫黨委政府分憂的,我要能把群眾的煩心事解決了,鎮里的領導也好全力以赴做好他們自己的工作。”老韓想得明白。

現在,輪到老韓被“識別”了。38度高溫、23名村民代表,這間辦公室顯得格外擁擠、悶熱。

熱血上頭,老韓當場寫下保證條:如果春德松不還錢,這26萬元我韓付志本人還。

簽字按手印,鮮紅醒目,如同老韓時刻佩戴在胸前的黨徽。

“大家都正著急上火吶!”一想到這里,老韓不由緊了緊電動車手柄,加快了速度。

由老韓出面擔保,田間終于響起了機器轟鳴聲,種子公司順利把麥子收了。“老韓叔,你為黨委政府辦事,做人實誠。”種子公司經理愿意把結算的種子錢交給老韓。

種子公司結算了14萬多元。老韓又找到李江峰,合計著把春德松栽種綠化樹的錢扣下抵賬,這筆錢有4萬多元。

還是湊不夠,老韓急了,倒了——心臟病復發。

上一次心臟病發作,還是在2017年郾城區政協全會期間。當時正值換屆,老韓主動請纓為新委員講解提案怎么寫,一直忙到晚上11點。由于太過勞累,心臟病犯了,大家都勸他去醫院,老韓執意要等全會結束了再看病。

凌晨5點,老韓挺不住了,心絞痛,疼得滿地打滾、虛汗直流,被120送進急救室。

情況兇險,老韓身體里裝了7個支架。術后醒來,老韓第一句話就是詢問他的提案提交了沒有。老伴哭了,“整天就知道牽掛提案,你要這樣走了,我們可咋辦?”兒子、兒媳對他的行為也十分不解,抱怨70多歲的人為啥還要這樣拼?

聽說韓委員病了,當地主要領導、社會各界群眾紛紛到醫院看望,這人一束鮮花、那人一聲問候,就連正在上學的學生,也利用星期天前去探望??吹竭@些,家人漸漸理解他了。

此刻,老韓又感到了一種熟悉的疼痛。他知道,這是心臟在無聲抗議。吃了一粒藥,老韓癱在辦公室的沙發上,恍惚中睡著了。

1個多小時后,老韓恢復了意識。驕陽似火,電動車座曬得滾燙,他顧不上這些,騎上車又找錢去了。

“錢湊齊了!”老韓催債12天,傍晚時分,一沓沓百元鈔票擺在張振民和村民代表眼前,他們激動得說不出話,拽著老韓要去飯店,一定要給老韓端兩杯酒。

老韓謝絕了。這是他的另一個工作原則:不收一分錢、不吃一頓飯、不抽一根煙、不喝一杯酒。

這么多年,老韓從來沒破例過。

晚上9時許,熱鬧的鄉村安靜了下來。老韓騎著電動車終于回家了,整整一天水米未進。老伴隨口念叨:“吃飯沒?”“中午吃撐了,天兒熱,下午沒胃口,還有吃的嗎?”不能對家人說實情,老韓敷衍了一句,默默地從鍋里盛了碗涼面條,兀自吃了起來。

老韓大口吞咽著,連日來的曲曲彎彎,猶如自家雜貨鋪里被打翻的“五味瓶”,摻雜在一起,說不出是啥滋味,豆大的淚珠瞬間沿著臉上的溝壑而下。這個扛過槍弄過炮的退伍老兵,趁著夜色摘下了人前“都不叫事”的嬉笑怒罵面具,又怕驚著老伴不敢發出抽泣聲,悄悄端著碗挪到了暗影里,用手背揩干了淚痕。

……

“老韓,錢真要不回來咋跟家里人說,后悔嗎?”

“后悔啥,我早想好了。”老韓亮出了家底兒,“俺家里有26萬元,存折密碼我都知道,實在不行我就跟老伴說借人了。一年后要不回來,我就問她,你是要錢還是要我?”老韓嘿嘿一笑。

“大半輩子積蓄”與“農民糧食款”,并不相關的兩者擺在天平兩端,老韓不自覺就傾斜了,還傾斜得很徹底,不惜拿自己作為賭注來“威脅”老伴。

“咱當過兵的人,死都不怕,這點錢算啥!”老韓嗓門高了好幾度,眼神也更加堅毅,“說句良心話,黨委政府讓我調解這事是對我的信任,我是黨員,又是政協委員,關鍵時刻就要挺身而出,這是個責任事兒,我必須辦好。”

  “事兒不找我,我找事兒”

老韓是個閑不住的人。

每次過年,都是他最“煎熬”的時候。“一定在家待到初七。”老韓對家人許下的豪言壯語,最后都免不了“放空炮”。

大年初三,老韓就開始渾身刺撓“不得勁”,非得上街找點“閑事”管管,這一管就是30多年。

1986年,全國個體私營經濟蓬勃發展,中國個體勞動者協會應運而生。這一年,韓付志成了新店鎮勞協主任。

溝通關系、解決問題,老韓調解的苗頭從這里開始“破土”,并逐漸小有名氣。

2002年,韓付志記得格外清晰。“老韓,你這么愛管事,讓你當個政協委員吧,不過政協委員可沒工資。”老韓心里美滋滋,“沒錢我不計較,能給群眾辦點事就行。”

對于政協委員,在老韓的邏輯認知里,就是要為民辦事,“要不然咋會讓我這個農民當政協委員呢?”

“政協委員名氣可大哩。”老韓說,“鄰里街坊有什么難事都愛找我嘮嘮。”沒有辦公室,雙方就商量著去老韓親戚的小飯館里,找個桌子,碰個面,把事情聊清楚就行。

老韓就這樣“無證上崗”了。

“老韓,我有一個難事兒,你給我出出主意?”2014年秋天,老韓照例在街上溜達,一位70多歲的老人趁機“逮住”老韓訴苦。這年大旱,群眾澆地需要買汽油,但加油站有政策,散裝油需要有關部門的介紹信,群眾意見很大。

“莊稼都快旱死了,群眾急得喉嚨眼伸下手,還要啥證明?”老韓心里有氣,連夜寫了個“大旱之年購油難”的社情民意信息送到區政協。信息報送區委、區政府后,區委書記當場作出批示。

兩個小時內,郾城區全部取消購油證明。

隔天,老韓還不放心,悄沒聲拿著油壺去加油站一探究竟。“昨天還需要單位證明、戶口本,今天什么都不要了。”群眾在加油站議論紛紛。

“隱身”在人群中的老韓憋不住了,“不要證明就對了,這就是我昨天跟領導反映的。”說罷,老韓還拿出自己的委員證“炫耀”一番。

“老韓哥,你給老百姓辦了一件大好事,你敢說實話、說真話,當個政協委員真管用,我們每人給你一瓶酒喝都不虧。”村民們紛紛向老韓豎起大拇指。

“我不喝酒,叫地里莊稼有水喝就夠了。”老韓高興得很,吃飯時不自覺地多吃了半個饃、多喝了半碗湯。

老韓將購油難這個故事,帶到區政協作大會發言,“黨的政策是好政策,就是讓歪嘴和尚給念歪了,想方設法刁難群眾,不給群眾辦好事、辦實事,看來群眾路線,還要搞!”

“黨委政府聽不到群眾的實話是不行的,別人不敢說的話,我敢說。”老韓干出了“業績”,鎮領導換了幾屆,對老韓越來越佩服,“有老韓在,我們的工作好做多了。”

就這樣,老韓的“雜貨鋪”不僅解油鹽醬醋之憂,還解百姓煩事、難事、疙瘩事之憂,影響力越來越大。

就在這一年,新店鎮黨委政府專門在鎮政府騰了間房,掛牌“韓付志工作室”,老韓調解有了“官方認證”。后來,在區政協的支持下,又專門更換為“政協委員韓付志工作室”。

調解問題,不是紅口白牙說說就行的,還要有“門道”。“什么事情找什么部門,什么部門管什么事情,這得心里有數。”老韓當過炮兵班長、村支書、勞協主任、協稅員,環境和閱歷養成了他熱情而嚴肅、質樸中有細膩、講原則又不失靈活的做人處事風格。

“老韓經常來我們這兒。”工商、稅務、教育、法院、派出所、衛生院等單位機構,老韓經常帶著群眾來協調問題,“老韓辦事不咋呼,不和稀泥,居中調和,解決的都是民生實事。”

一來二去,混個臉熟,大家都“賣”老韓面子。“我這張老臉還管點用”,忙前忙后,老韓不覺得苦,倒是悠哉樂呵。

“我是一個普通的農民,平時在吃飯聊天、串門閑談中就能了解很多情況。”韓付志總結自己當好委員的訣竅:“做個有心人。”

從老韓家到鎮政府,要經過新店鎮一中。每次騎電動車從校門口經過,老韓都忍不住往里面瞥一眼。這一瞥不打緊,很多問題被他發現了:年久失修的院墻傾斜歪扭,背后靠十幾根大木棍支撐著;學校操場,晴天一身土,雨天能養魚……

“事兒不找我,我找事兒。”老韓“攛掇”著新店鎮政協工作聯絡組集體行動,來鎮一中調研了:

進了鎮一中,好似花園中;入了校園內,瑯瑯讀書聲;再到餐廳里,干凈又衛生;走進宿舍內,整齊像軍營。再看教學樓,潮濕又裂縫;地板高低又不平,課桌怎么能放平;操場內成水坑,院墻傾斜用棍頂,委員調研記心中。

先表揚一番,再提出問題,老韓的打油詩成了社情民意信息,報送到區政協。“我還專門跑到教育局,向主管領導當面口述發現的問題。”老韓做事風風火火,有使不完的勁兒。

暑假,學校操場就開始動土整修了。老韓又變成了“監工”。

老韓在教育界出了名。有什么問題,都能反映到老韓這里。老韓做事實誠,教育局領導也格外信賴,給了老韓獨一份例外:不用寫提案,可以直接口述問題。

老韓的“口述”不是張嘴胡咧咧,“我說的話不摻雜任何水分,別人說的話領導聽五六分,我說的話領導聽十分。”老韓還自己總結出了一句竅門:關鍵話理論句,弄個標題數目字。

能說、敢說、會說,連續三次政協換屆時,領導都“欽點”老韓作大會發言,“老韓發言接地氣,大家都愛聽”,區政協主席崔邦定對老韓是又愛又“怕”,“老韓一開口就剎不住車,每次都超時,所以必須單獨限定他15分鐘發言時間。”

“我介紹經驗,就圍繞三句話,怎樣當個政協委員,怎樣當好政協委員,怎樣當一個讓黨委政府放心、群眾滿意的政協委員。”老韓說,“我未照著稿子念,大家都瞪著眼聽,聽完還給我拍巴掌。”老韓有點小驕傲。

“在全國那么多委員中,我就是個農民委員,是個‘小蘿卜頭’。”老韓常說,事兒擺在你眼前,就看你留神不留神,政協工作在基層,只坐在辦公室沒有用。

老韓總是這樣,不是在解決問題,就是在發現問題的路上。

碰到有人在田間抽煙,老韓會說一句,“爺們兒,火兒滅了吧,在莊稼地里抽煙不好”;看到從外地來賣煤的,老韓會忍不住說,“俺這兒政策不準賣煤,趕緊收收走吧”……

“群眾反映的事兒再小,都是個大事兒。”全鎮48個村,每一條街道,每一戶情況,老韓心里都“門清”,憑著這本事,老韓為鄉親們解了不少“疙瘩”。

大家想感謝他,卻拗不過老韓的“四不”鐵律。

沒辦法,鄉親們就想給老韓做個錦旗,表表心意。

“咦,做個錦旗幾十塊錢,不當吃不當喝,你還不如拿這錢買桶油、買點肉自己吃吃哩。”老韓知道農民血汗錢來之不易。

在老韓的辦公室,只零星掛著兩三面錦旗,“大伙兒非要送,有時實在攔不住”,老韓一臉無奈。其中一個寫道,“懷愛民之心,辦利民之事”,署名——新店鎮堯河廟村全體村民。這正是老韓調解的26萬糧食欠款事件。“村民們把保證條還給我了,我怕家里人看見藏好了。”老韓沒有把自己寫的保證書銷毀,也沒有把那段驚心動魄的經歷告訴家人。他要用這份保證書時刻提醒自己保持共產黨員的初心,也要給朝夕相處、牽腸掛肚的家人一份安心。

“找律師,要收錢;找老韓,不要錢”

“有困難,找老韓;找老韓,事不難”

“不圖名,不圖利,老韓就是人民的‘傻瓜’,好‘傻瓜’”……

口碑就這樣形成了。

漯河市政協副主席、郾城區委書記周新民專門“研究”過老韓:他用群眾聽得懂的話,按道理說、照政策說,既是群眾利益的“代言人”,又是化解矛盾的“穩壓器”,架起了黨委政府和群眾間的“連心橋”。

  “人心都是肉長的”

“政協委員名稱是好聽,但必須做點事才對得起這個名稱。”“春節”獻愛心、“五一”看勞模、“六一”幫學生、“七一”慶黨建、“八一”慰軍屬、“九九”敬老院,這都是老韓的系列活動。有人問他為什么這樣做?老韓打起了“小算盤”:“我琢磨著怎么給群眾辦點事,讓大家都知道新店鎮有個政協委員韓付志,有個政協工作聯絡組,才能對得起共產黨員、政協委員、退伍軍人的稱號。”

搞活動需要經費,老韓就逐一上門,號召大家量力捐款。“你是黨員,捐1萬元”,老韓給兒子下了命令,當然自己每年也不落下。老韓還將捐款情況做成展板,張貼在鎮政府大樓走廊墻壁上,鎮里領導、工作人員和來辦事的人都能看見。“大家辦了好事,要露露臉、出出名。”

“老韓幫學校解決了不少問題,每年六一都組團看望學生,給貧困生每人300塊錢補助。”新店鎮中心校主任曹明旺跟老韓是老朋友,兩個人一塊做了不少活動。說著,曹明旺還從柜子里拿出一個水晶杯,上書“慈善之星”四個大字,下面還刻有捐贈者的姓名。

原來,捐款1千元以上的,老韓專門做個水晶杯留念,里子面子都有了。“這個水晶杯還是特意去鄭州做的,正式著嘞。”老韓做事很周到。

“我家里還有兩個呢!”曹明旺笑了。“咦,這能留給子孫后代,都是福報。”老韓的嘴,確實會說。

“縣集而郡,郡集而天下,郡縣治天下無不治。”社會治理重在基層,而政協在參與基層社會治理方面有獨特優勢,古道熱腸的老韓威信高、懂政策、善溝通,利用政協委員的身份,巧妙化解了不少棘手問題。

2014年,新店鎮8名退伍老兵,因為民政所所長撤銷他們的理事會、取消低保、取消節假日慰問這三件事,怒氣沖沖到鎮民政所,揚言要到市里反映問題。

老韓知道后,把他們請到工作室,先倒上熱茶,問清緣由,同時又和民政所所長溝通,找到問題癥結。老韓把文件擺在他們面前,給他們仔細講解上級關于明令禁止以任何名義成立理事會的政策,以及文件規定的享受低保家庭的“十不準”,讓老戰友們心服口服。

占了理,老韓還用了情。老韓承諾逢年過節的慰問由商會承擔。當年,老韓利用募集的款項為這8位老戰士送去米面油等生活用品,把工作做到了老兵的心坎上。

老兵的心里從此有了老韓,而老韓的心里裝著整個新店,危難時刻,該出手時就出手。

2020年春節,新冠疫情突然而至,老韓在家更閑不住了,組織商會積極籌措慰問物資,打電話收集各村疫情防控情況。沒過正月十五,老韓惦念著在村口卡點值班的工作人員,便又騎上電動車出發了。

由于道路限行,他只好在田間緩慢騎行。窄窄的田埂,著實不好走。老韓前輪稍一打滑,連人帶車滾下了溝里,被電動車壓得不能動彈??諘绲奶镆袄镆粋€人影都沒有,叫天天不應,叫地地不靈。老韓咬咬牙,掙扎了半天才趔趄著站起來。5米的深溝,老韓梗著脖子,硬是把電動車拽上來了。

“這家伙,平時我騎你,今天你倒騎我身上了!”老韓打趣道?;氐郊視r老伴看到他一身泥土,問咋回事時,他怕老伴擔心就連哄帶騙說是騎車時不小心蹭到的……

老韓的摔倒,卻扶起了很多人,盧振紅就是其中之一。

索梁村村民盧振紅,現在成了老韓的“徒弟”,經常跟著老韓學習怎么說話、怎么辦事、怎么調解。誰能想到,盧振紅原本是老韓的“客戶”。

事情還要從2005年說起。那年春天,盧振紅在趕廟會時遇到非法侵害,一只手和一只腳被砍斷。行兇者7人全部落網,但涉及民事賠償部分卻執行難,這成了盧振紅的心結。

盧振紅常年外出反映問題,家庭生活支離破碎,當地黨委政府做了大量深入細致的工作,效果卻不顯著,“新店老韓做群眾工作方法多,要不讓他試試?”信訪部門便委托老韓來協調處理這件事。

“韓委員,我現在感到太陽都是黑的。”長夜難明,盧振紅心生厭世。這句話刺痛了老韓,“孩兒,有啥過不去的?”盧振紅年紀跟老韓兒子一般大,老韓開始以老父親的身份,走進盧振紅的生活。

一開始,盧振紅情緒比較激動,很不配合。“你吃飽了撐的沒事干,啥事都想管?”“一個七老八十的老農民,能給我解決啥問題?”“別來了,看見你就心煩”……一句句,像刀子剜著老韓的心,剜得生疼。

油鹽不進的盧振紅,讓老韓充滿了無力與挫敗感。“一口不能吃個餅,一鍬不能挖口井”,老韓一次次給自己打氣,做人的工作不是一朝一夕的事,要堅持堅持再堅持!

自此,老韓每天“厚著臉皮”去盧振紅家陪他嘮嗑,跟他講政策、擺道理。

老韓的耐心并不是天生的。剛開始從事調解,老伴心里犯嘀咕,“老韓脾氣臭、說話沖,怕是要跟人干架”,再加上老韓有冠心病,老伴更怕他一言不合出什么好歹。

老韓又何嘗不知自己的急脾氣。從事民事調解后,老韓首先調解的就是自己的心態,“他氣我不氣,不能吹胡子瞪眼,能忍者自安、知足者常樂。”大大咧咧的老韓也有文雅深刻的一面。

人上一百,形形色色,況且老韓調解的都是糟心事、煩心事,耐性與度量在一次次調解中不覺間便撐大了。

調解事情難,調解人心更難。老韓自己先耐下心來,從大處著眼、從小處著手,一點一滴感化盧振紅——

盧振紅的女兒做生意需要辦營業執照,老韓聽說后,跑前跑后,主動幫助辦理;

盧振紅種植的蓮藕因為運輸問題賣不出去,老韓到鎮一中、銀行、衛生院等單位幫他推銷;

盧振紅去相關部門送材料,老韓全程陪著,幫他溝通、宣傳政策、解疑釋惑……

“人心都是肉長的”,老韓成了刺破黑夜的那縷曙光。

“老韓叔感動了我!”從2018年開始,盧振紅安下了心,開始踏實過日子。在黨委政府等各方不懈努力下,2020年10月,盧振紅順利拿到了所有的民事賠償。

影響人、團結人、引領人,老韓拿人心換人心,把矛盾化解在了基層。“小事不出村、大事不出鎮,老韓是好樣的!真希望全市每個村鎮都有‘老韓’,給老百姓調解更多衷腸事。”漯河市政協主席呂巖多次向外推介老韓,跟別人講述基層政協委員韓付志的履職故事。

委員在一線,帶動一大片。在老韓的推薦下,盧振紅已經成為索梁村民事調解員,一步步著手幫助身邊人解難紓困。

這么難處理的案子都能化解,有人忍不住問老韓有什么秘訣,老韓總結說:“幫人幫心,治病治根,還要有三心,就是工作要有熱心,幫人要有誠心,辦事更要有真心。”

其實,老韓也并非一直都是這么“溫柔”,碰到無理取鬧的群眾,老韓面色一沉,懟人話張嘴就來,“你這是‘歪著脖子騎驢——偏了’”,勸他們走正道、做正事。“我不是國家干部,他們不能說的話,我能說,很多群眾聽我哩。”老韓憨憨一笑。

“老韓一開口,我都插不上嘴。”漯河市委書記蒿慧杰聽過老韓眉飛色舞的發言,“老韓不怯場,‘舞臺’越大越能說,他常年扎根基層,為群眾辦了很多實事、好事,值得我們學習!”

這兩天,老韓又忙起來了。郾城區退役軍人事務局要聘請老韓為編外指導員,作為“老班長值班室”一員,老韓忙里忙外準備交照片,交材料。

“這個崗位你能發揮啥作用?”

“咦,給退伍老兵提供服務、化解矛盾,協調解決問題,那作用可大著哩。”老韓來了精神。

凌晨3點,鄉村歸于沉寂。雜貨鋪驟然響起了敲門聲,“老韓叔,麻煩開下門,家里突然停水了,娃喊渴,買幾瓶礦泉水,中不?”

老韓一骨碌坐了起來,摸黑打開燈,披上外套,趿拉著拖鞋,來開門了。“這個雜貨鋪就是給大家搞服務的,不管啥時候,只要有需要,俺都開門。”老韓就這樣住在雜貨鋪里,無休,無怨。

暗夜如水,雜貨鋪透出一絲光亮。老韓睡不著了,索性坐了起來,從心中的“解憂雜貨鋪”里扒拉出來幾件明天該做的事:去口罩廠,幫工人要工資;再去一趟鎮一中,看看學校改進情況……這些零碎的“小事”填滿了老韓的思緒。

就這樣以命燃燈,“解憂雜貨鋪”始終亮在百姓心中。

責任編輯:劉銀霞

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
  • 點贊

  • 高興

  • 羨慕

  • 憤怒

  • 震驚

  • 難過

  • 流淚

  • 無奈

  • 槍稿

  • 標題黨

版權聲明:

1、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駐馬店網”的所有作品,均為本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,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駐馬店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2、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駐馬店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如其他個人、媒體、網站、團體從本網下載使用,必須保留本網站注明的“稿件來源”,并自負相關法律責任,否則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3、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,請與我們取得聯系,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。
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
亚洲日韩色欲色欲com_诱人的女邻居中文字幕_人与动人物欧美在线播放